南新制药学术推广合作商现“注销潮”,子公司

南新制药学术推广合作商现“注销潮”,子公司

时间:2020-03-20 06:5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南新制药发起了对资本市场的最后冲刺,据其公告显示,公司将于3月16日进行新股申购,此次计划募集资金6.7亿元,其中,约4.1亿元用来创新药研发、1.2亿元用来营销渠道升级改造,另外1.4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凭借其创新药帕拉米韦氯化钠注射液的发力,南新制药2019年业绩大为改观,公司收入首次突破10亿,实现利润近亿。不过,由于此前亏损较大,可用来分配的利润却有限,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合并报表未分配利润为1,760.86万元,母公司财务报表未分配利润为7.92万元,那么,上市后的南新制药将用什么回报投资者?

三年学术教育费超10亿元 前13家学术推广服务商9家已注销

“重推广、轻研发”问题在上市医药生物企业中仍较普遍,可谓上市药企的通病。据相关资料统计,2018年,A股所有298家上市药企的销售费用合计达到了2434.14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24.24%。其中有64家药企销售费用超过10亿元,35家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例更是超过了50%。

财经参考注意到,拟在科创板登陆的南新制药更是掷重金花在销售推广上。数据显示,2017-2019年(报告期),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约为1.23亿、4.18亿和6.21亿,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5.27%、59.67%和61.28%,呈现逐年攀升,2019年销售费用更是较2017年增加4倍。

但南新制药用于研发的费用却有限,不及销售费用的12%。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2,206.80万元、4,525.77万元和7,176.49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35%、6.46%和7.08%,相对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17.94%、10.83%和11.55%。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研发费用中,大部分用于委托外部研究机构研发。报告期内,公司的委托研发费用金额分别为1,047.07万元、3,156.28万元和5,542.58万元,占整个研发投入的比例分别为47.45%、69.74%和77.23%,逐年显著攀升。占比较高的委外研发,一方面凸现了公司自身研发技术的不足,同时还存在技术外泄的风险。

另外,如委外研发取得的专利不属于公司,还因支付相应的专利使用费,从而侵蚀公司的利润水平。招股书显示,公司的核心产品帕拉米韦产品每年就需按照公司帕拉米韦氯化钠注射液国内销售收入的0.2%向军科院医学研究院支付专利使用费。而如果帕拉米韦产品国内销售收入的快速增长或者进军相关国家海外市场存在的可能,公司相关专利使用费的支出将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的利润水平。

其实,南新制药研发投入中用于创新药研发的金额较少,数据显示,公司用于创新药研发的投入金额分别为872.12 万元、1,624.14万元和2,449.58万元,占整个研发投入的比例占比分别仅有39.52%、35.89%和 34.13%,呈现逐年下降,公司超6成以上的研发费用投入了仿制药品中。

财经参考注意到,南新制药的销售费用中,约9成用于学术教育费中,报告期三年,公司共投入学术教育费用高达10.62亿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据公司介绍,学术教育费支付对象主要为学术教育服务机构,数据显示,南新制药学术教育费支付对象前五名金额分别约为4,670.04万元、10,334.6万元和22,745.39万元,占比分别为45.88%、27.05%和39.33%。

财经参考发现,报告期内每年的前五家学术教育推广服务商中,仅有新昌新巨益医药、新昌久泰科技2家公司在前五服务商中出现过两次,其他每年都呈现出不同的新面孔,且不乏像常德务新这样的劳务公司。同时,在这些企业中,大部分都存在成立时间较晚,人员少(大部分企业参保人数为0),部分企业当年成立便进入公司前五的服务推广商。

更为蹊跷的是, 报告期内三年,前五学术教育推广服务商共13家公司中,仅有合肥市强生医药、常德务新劳务、山东水润长青信息和江西省美伦医药有限公司4家至今存续,其他9家公司全部注销,而大部分公司几乎是为南新制药而存活的,均是存续时间较短,经营一到两年便匆匆注销 ;如新昌久泰科技成立于2018年4月,2019年10月完成注销,该公司2018年、2019年分别位于第二、第三学术教育机构服务商,公司共向其采购额为6,962万元;新昌新巨益医药成立于2017年9月、2019年1月便完成注销,而该公司2017年、2018年均位于公司的第一大学术机构服务商,公司向其采购额为4,628.91万元。

资料图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如果是一两家服务商存续时间短,还能解释成巧合,但多达9家服务商均存在类似的情形,南新制药则有必要给投资者一个解释。另外,南新制药还存在向新昌新巨益医药、江西乔之星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广州臻大贸易有限公司等注销公司销售药品的情形,那么,这些注销的公司与南新制药交易的真实性及金额是否存在虚构?需要相关部门的核查。

子公司广州南新净利润持续下滑,两次卷入行贿案

据招股书披露,南新制药共有广州南新、凯铂生物和广州南鑫3家子公司,但广州南新是公司的支柱。资料显示,广州南新成立于1993年,早于2006年成立的南新制药13年,但招股书对于广州南新如何成为、何时成为南新制药的控股(持股87%)子公司并未详细披露。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广州南新的总资产为6.06亿元,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14亿元和0.46亿元。广州南新虽营收虽逐年显著上升,不过却出现了增收不增利,净利润逐年下滑。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广州南新并未作为上市主体除了净利润下降之外,或与其内控也存在一定的关系。财经参考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该公司两次卷入行贿案件中。

据福建省福鼎市人民法院(2016)闽0982刑初423号,案件《张雪英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福建省福鼎市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12月9日对被告人张雪英提起公诉。公诉方指控被告人在向福鼎市医院销售广州南新生产的辛伐他汀分散片等药品时,允诺按照医生的开方量给予回扣款,先后送给开具涉及案件药品的吴某1、王某1、喻某1等八十三名医生回扣款共23.7万元,均被收受。

另据福建省古田县人民法院(2017)闽0922刑初31号,案件为《魏秀香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福建省古田县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9月16日对被告人魏秀香提起公诉。公诉人指控被告人在2005年10月至2014年1月间向福鼎市医院等推销药品与医疗器械过程中,为了得到时任福鼎市医院张某等七人的关照与支持,违反国家规定多次贿送给上述七人药品、医疗器械回扣款共计人民币38.42万元,其中推销的药品生产商涉及到广州南新。

未分配利润长期为负,产品销量下滑靠大幅涨价增厚收入

近年来,南新制药的业绩增长较快。财务数据显示,2016-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78亿元、3.48亿元、7.01亿元和10.14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123.88万元、3,717.75万元、6,243.64万元和9,748.33万元。

2016-2019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0.30% 、71.13%、85.58%和88.61%,毛利率较高且呈现逐年攀升的趋势。但公司的净利率较低,同期公司的净利润率分别为:7.64%、10.68%、8.91%和9.61%,自2017年起呈下滑趋势。

此外,2019年公司的净利润虽接近亿元,但可分配的利润有限, 据招股书披露,公司未分配利润2018年之前均为负值。数据显示,2016-2018年,公司未分配利润分别为:-2.6亿元、-1.27亿元和-0.74亿元。

财经参考发现,为了缓解2016年以前形成的未分配利润的负值过大,公司在2017年实行了减资,使得2017年在净利润仅有2100余万的情形下,未分配利润负值减少了1.3亿多。招股书显示,2017年7月,公司注册资本由2.10亿元减至1.05 亿元,缩减了一半。公司对此却表示是由于相比公司经营规模情况该股本金额较大,不利于公司进行进一步的资本融资行为,结合未来发展战略及后续资本运作计划而实施的减资行为。

另外,报告期内,南新制药业绩尤其是收入的快速增长,并不是公司药品需求的加大,而是公司采取了药品大提价所致。

招股书显示,南新制药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帕拉米韦氯化钠注射液、辛伐他汀分散片、头孢克洛胶囊等5种药品的销售,但除头孢呋辛酯分散片2019年价格微幅下调4.4%之外,其余所有的药品售价均是逐年上涨,尤其是2018年药品价格大幅上涨(如下表,来源招股书)。而公司生产的药品原料及单位成本比较稳定,并没有出现类似药品价格的大幅上涨。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药品除帕拉米韦氯化钠注射液销量逐年增加外,其他药品均呈现下滑态势。数据显示,2017-2019年,公司辛伐他汀分散片的销量分别为15,449.58万片、14,820.84万片和12,165.54万片;头孢呋辛酯分散片的销量分别为5,711.91万片、6,649.78万片和4,803.16万片;头孢克洛胶囊的销量分别为4,744.77万粒、4,614.30万粒、4,678.00万粒;乳酸环丙沙星氯化钠注射液382.77万瓶、385.85万瓶和283.06万瓶。

国家实施“两票制”,旨在缩减药品流通环节,去除层层加价弊端,降低虚高的药品价格,减轻群众用药负担。但公司招股书却披露,“两票制”开始实施并全面推行后,公司的销售模式由招商代理模式转为专业化学术推广模式,相应的学术教育费用随之提高,随着“两票制”在全国范围内逐步推广,公司产品平均销售价格显著增长,而这每年飙升的学术教育费最后通过提高药价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最后都由消费者来买单。

内容来源:财经参考

作者:王东升 欧阳雪